我們之間,連一句話都沒有講過,雖然有短暫的來同班半年,雖然十三四歲的孩子容易有

著寄情的作用。但是直到進入了高中,我才發現對於她,有種無法自拔的情緒在其中。


也許是身處男校的環境的苦悶,高中三年,整整的三年,一位異性朋友也沒有認識,

更別說進一步的。


那時候的我,並沒有什麼樣的渴求,或者說動心起念也曾經有過,想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

的,但是我沒有,僅止於這樣,每一次的相逢,佇立在公車站的兩端,也許她知道,也許

她不知道,但是我在注意著她,哪怕是僅止於驚鴻一瞥,也讓人覺得彌足的珍貴。


我和她有段差距在的,除了短暫同班外,其他的情況完全大不同。高中聯考荒腔走板的演

出,跑去重考班蹲了一年,進入了第一志願。同一起奮鬥的朋友有一次問我,穿著這樣的

制服,是否會感到驕傲,我笑而不答---其實沒什麼好驕傲的---因為或許我本來不該屬於

這裡--這樣的驕傲,導致了後來的一些事情,只不過,都與她無關,畢竟,她就像天使一

樣,超然獨立於我的真實生活,對我而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1996.07.26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颱風的前夕,七月二十六,應該是暑假的氣氛,不過卻因為輔導課的關係,每個高中生

都必須要背著書包到學校報到,上著渾渾噩噩的輔導課。

不過對我來說,卻還沒過著這樣的日子,因為我今年剛考完高中聯考,今天只是要到台

中逛街買些文具。

五點的時候,我和一位同學有約定,在太平路上的新學友(舊),約定好一起坐公車回家。

我這同學(以後稱老謝),是國中認識的同學,那時候就讀的是立人中學,我曾經同進出

好長的一段時間,包含了國中時候,就會聚在一起打籃球,打撞球,打電動,以及聊了

很久的天,在他家門前。

老謝他們有校車的,但是他說暑假期間校車好像沒有經過她們家,因此我跟他約定

先在一中附近會合,然後兩個人在一起到台中游泳池,或者省立圖書館附近的站牌搭乘。


在老謝到達前,我也遇到了補習班認識的同學,同學看到我一個人,就虧我說”你在等誰

?是男的?還是女的呢?” ”男的啦......”像是膝反射般快速的反應,然後我竟然又

追加了一句”現在還沒有值得我等的女孩啦!" ----到現在也是, 或者說,我也不值得

別人邀請我來去等待吧。

不過,從五點等到了五點半,我還是不耐煩,大概不會出現了,於是我隻身前往游泳池前


的站牌,打算自己坐車回家。


從太平路前往游泳池車站的路口,需要經過一個紅綠燈,沒想到運氣很好,在前往的路途

中碰見了另外一個也是住太平的朋友,於是便結伴而行,一起坐車。


走到了馬路口,在等待紅綠燈的時候,已經看到了對面游泳池站牌有著為數不少的人群在

等車。綠色的制服總是會在人群中比較顯眼,特別是一群都不是綠色衣服的人群中,我看

到了一個,但是我沒什麼留意。我們太平這個路線也是有不少綠袖子的。

等到我過了馬路,從這位綠袖子面前走過,稍微斜眼一瞥,白色乾淨的臉龐似乎有點熟悉,

但是我不能確定,畢竟似乎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遇見了。

待我和朋友走過她的前面,找個較不擁擠的地方聊著我們的天,我藉機多看了一眼,

那個綠衣服的女生,但是由於那時候她是側著身子,其實我真的不太確定。


等到公車來了,運氣好剛好停在我和我朋友的面前---台中市的公車那時候沒有哪一輛會

安分的停在停車格上的。我們搶先上車,馬上往公車的最後面走進去---這也是基本禮貌

,如果下站的地點較尾端,就要往車後過去。

幸運的是這班公車的乘客還不算多,我和同學兩個人一口氣跑到最後面一排坐下來,

當我坐下來的時候,剛好看到她往我們這個方向走來,剎那間,我的目光似乎和她的眼神

有所交會,我不確定她是否有看到我,但是,很快的,她找到了位置作了下來,而我只能

望著她的背影......。


隨著時間流逝在公車的走走停停,以及我和朋友間言不及義的言論中,突然,前面兩個

白色制服的高中生轉頭回來,原來是也是國中的同學----也是她的國中同學,他們說覺得

後方的聲音很熟悉,原來是我!不過寒喧沒幾句,又自顧著和旁邊的朋友聊天。

這時候我突然想著,也許剛才的目光並沒有交錯,而是她看到那兩位同學吧!

沒讓我思考多久,她下車了,在宜欣郵局下車----現在已經沒有了,

而我,只能望送著她......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ie Tasi 的頭像
Jackie Tasi

UltraExodus

Jackie T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